广电5G的“超现实”主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紫金山科技

所有人都在围观没有2G/3G/4G的广电如何打出手中这张5G牌。

超现实不是魔幻,是特殊:在全球,中国广电是唯一一家获得5G牌照并用700MHz建网的广电运营商。

也正因为特殊,所有人都在围观没有2G/3G/4G的广电如何打出手中这张5G牌。

11月23日,广电在湖南长沙开通了首个5G基站,这也是全球首个700MHz+4.9GHz混合组网5G基站。

在近日的世界5G大会上,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公布了广电5G时间表:2020年正式商用。这与网络资源雄厚的国内三大运营商最初计划商用5G的时间一样。

不过鉴于网络的“推力”和终端的给力,三家运营商已经比最初计划提前发布了5G商用套餐。

那么,广电呢?

特殊组网的优与痛

覆盖面积广、信号传播损耗低的700MHz,一直被电信运营商“觊觎”,也是广电5G的“重要武器”。

为了让700MHz结结实实地发挥作用,广电在标准、组网策略、共建共享上都下了不少功夫。

先是广电加入了3GPP国际组织,希望未来全球700MHz 5G产品生态链都将在Rel.16版本中支持大带宽模式,进而可提升用户峰值速率体验。

另一方面,实施700MHz+4.9GHz的“低频+中频”的协同组网策略,并且直接采用独立组网路线,是广电在组网策略上的另辟蹊径。

为了更好地利用700MHz网络资源,广电也开始着手对此频段进行“清频”。

“主要是对700MHz频段在播地面模拟电视和地面数字电视的业务迁移。清频工作将不可避免的带来地面模拟和地面数字发射机的大变动,整个工程投资超过百亿,而且工作量巨大,鉴于5G建网迫在眉睫,所以清频工作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着手制定清频方案的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无线研究所高工高杨称。

在部署5G上,因2G/3G/4G网络资源庞大而痛苦的三大运营商,此时却被广电“羡慕着”。

在11月22日的“全球运营商5G高峰论坛”上,中国广播电视网络公司副总经理曾庆军演讲中坦言,“运营商说‘我们有2G/3G/4G几个网并行维护的困难’,其实你们的痛苦是我们特别羡慕的,我们只有有线电视网络,我们希望在有线电视的基础上通过建立一张独立组网的5G来提供新的服务。”

广电的700MHz资源也一度是运营商羡慕的,其覆盖能力是电信运营商网络覆盖能力的三倍。按照设备商的说法,700MHz没有采用Massive MIMO等技术,成本和能耗相对较低,因此能够极大降低网络建设和运营成本,实现轻装上阵。利用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700MHz频段进行5G网络建设,全国大概只需要建设40多万700MHz的基站即可实现全国覆盖。

相比之下,没有低频资源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国内要建设完整的5G网络需要数百万5G宏站及上千万的小基站,成本高达2-3万亿元。

此时,低频组网显现出其巨大的经济优势。

但这种“轻松上阵”的背后,如果广电完全靠自身力量实现广泛覆盖,其难度比三大运营商要大太多,所以,在共建共享上,对于广电来说,既是不得已,也是更好的选择。

也正因此,广电董事长赵景春明确表示:“坚决贯彻落实国家5G共建共享的部署,积极选择战略投资、共建共享和技术业务等合作伙伴,建立广泛的“朋友圈”。

一个多月前有一份《中国广电5G试验网建设实施方案》在网上传播,内容显示,今年10-12月中国广电将基于共建共享谈判拟定的商用组网方案,布网网点涉及北京、广州、上海等16个城市,对应试验网投资为24.9亿元。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朵云”对广电的意义

这份公开的广电5G建网方案也提到,广电以统一的广电云基础设施平台综合承载5G核心网、有线无线融合媒体服务平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曾庆军在11月22日的演讲中也提到:“广电已经建设的‘中国广电云‘(广电内部叫做全国有线电视互联互通平台)主要服务于有线电视,通过有线电视到家甚至到用户,提供IP化的视频和音频服务以及无线宽带接入。”

“很快,我们将利用这个平台继续为5G用户服务,不仅服务于有线电视的家庭,也服务于有线电视的手机和平板电脑以及其它移动设备。”

对这样的计划,广电称之为“一朵云服务三张网”。

曾庆军特别提到其“广播电视的特色就是可信赖的一个信息来源网”,所以,上述“一朵云”也将服务于其5G无线接入网,为此广电也需要打造5G和有线融合统一的控制面,通过不同的接入方式服务于其全中国的用户。

差异化业务牌,广电如何打?

备受互联网冲击的有线电视,业务板块仍高度依赖于网络收视维护费、宽带业务、集团客户业务。投资百亿改造网络的广电,在5G带来的新业务上有哪些策略?

“我们设想的新业态,是智慧广电催生的新业态,包括新的服务场景、新的供给和新的目标定位。”曾庆军说。

而对于具体业务,广电规划了五类:

一是交互广播电视业务,也是目前广电的主业,包括广播电视节目的直播和点播,以及各类网络视听内容的点播和下载。

二是移动通信业务,包括基础移动通信业务和增值业务。业内媒体称,在可用号码资源匮乏的情况下,携号转网政策的实施对广电5G的toC业务可能也有重要意义。

三是高新视频业务,即“高格式、新概念”视频业务。“高格式”是指视频融合了4K/8K、3D、VR/AR/MR、高帧率、高动态范围、广色域等高新技术格式;“新概念”是指具有新奇的影像语言和视觉体验的创新应用场景。

四是融合媒体云播控业务,汇聚有线电视网、广播电视台、IPTV和OTT播控平台的内容资源和流量资源,向用户提供互联网新媒体业务。

还有面向各行业和各场景的toB业务和公共服务。

“高新视频”并不是2019年才出现的词,广电对此业务的探讨已经持续很久。不久前广电宣布在青岛规划打造“5G高新视频实验园区”,互动视频、沉浸式视频、8K VR以及云游戏四个方向,成为其内容创新重点板块。

尽管视频一直是广电此前多年的“当家本领”,然而4K、8K、VR这类被视为5G时代杀手锏应用的业务,需要非常巨大带宽的事实,也是广电不得不着重考虑的。

正如曾庆军所说,一套4K节目用比较好的编码方式传输至少需要35M带宽,那么无论是在700MHz还是3.5GHz或4.9GHz频带资源上都很难有足够的带宽用于跑这样的业务。

也正因此,广电也在考虑基于毫米波频段真正提供4K、8K、AR、VR的广泛应用。

但显然,在网络上下功夫是远远不够的。

待突破的不仅是体制

视频资源、视频团队、视频质量,多年来都是广电系的一手好牌。而5G时代,这手好牌面临的竞争也已是一片红海。

互联网企业持续在视频市场上分割着蛋糕,同时,对于4K、8K、VR/AR,国内三大运营商也早有布局,此前中国电信已与LG U+合作引入独家高清VR内容,在其“电信天翼云VR”APP上发布。

中国联通去年发布了以8K、VR为内容的5G+视频合作计划,今年11月又推出了“5G多视角互动”等新直播业务。拿到IPTV传输牌照的中国移动旗下咪咕陆续买下多个体育赛事版权和内容版权,也已开展了5G+4K超高清、AR/VR、跨三网(互联网、广电网、通信网)5G超高清直播的布局。

在自身网络条件尚不完善之际,广电开启了借道超车策略。

在尝试了春晚、两会以及各类赛事和活动的“5G直播”后,11月20日,首个国家级5G新媒体平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频”5G新媒体平台也正式上线。据称,这是央视基于“5G+4K/8K+AI”等新技术全新打造的综合性视听新媒体旗舰。借此,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成为国内第一家建设5G智能化媒体中台的主流媒体。

对这条新闻的意义,融合网主编吴纯勇在接受紫金山科技采访时称,面对5G时代的视频业务竞争,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这样级别的单位,从内容层面发力,对于多年以来传统媒体如何拥抱新兴技术并找到全新商业模式,都将起到一个探索的作用,与BAT这样具有强大技术能力和运营商这样雄厚网络资源角色的各方合作,可以在融媒体的合作上,为广电行业树立起一个标杆。

“这样的探索与合作模式肯定是能得到各方支持的。”

“多年以来,传统的广播电视媒体(例如,省级或者地市级的广播电视台等),其主要的传播还是局限于有线电视、IPTV等传统渠道,将优质的、权威性的内容资源如何与新兴技术、新兴渠道进行融合式发展成为整个行业面临的重大课题之一。而此次如果‘央视频’这样的跨界合作能够探索出一条新的合作模式出来,一两年内全国各类的广播电视媒体都可以受益。”

这样的模式如果取得突破,也会打破广电媒体营收困境。同时,广电5G网络随之也不断成熟之后,在把广播电视媒体的内容传播好的基础上,未来将会与三大电信运营商一样,在互相竞争的过程中也能让广电行业得到有效的发展,把视频节目传播好。

长期以来,垄断和封闭,也一直是造成其营收困难但业界并不愿意挑明的问题。

对于5G时代,广电这样的局面是否会真正打破,吴纯勇表示:

“广电范畴很大,如果从网络传输这个层面来看,我个人觉得肯定会打破行业发展僵局及现状的。以广电手中握着的700MHz频谱这个稀缺资源来看,随着5G商业牌照的发放,其已变为当下5G建设中各方极为关注的核心要素,未来,700MHz+4.9GHz频谱如何融合发展及共拓5G产业新生态,将对传统广电行业未来如何发展产生一个重要的示范效应,这种示范意义非常重要。

从广电多年以来的发展现状来看,部分产业内外人士的确不太看好广电在竞争中的市场能力,但我个人认为,这恰恰是留给部分产业内外有识人士及机构一个全新的市场发展机遇及空间,毕竟,广电系在5G等行业的发展是从零开始的,而有识人士及机构如果能够早日助力广电系把几大核心要素突破了,在合适的环节引入外力及资本,完全可以弥补其弱项。

广电可以拿其5G这样一个稀缺性牌照资源,与各方资源合作,包括网络维护、市场运营、商业模式构建、人才吸引、资金吸纳等。”

“多方合作,才能真正开拓广电未来的市场。”

那么,携着“大屏小屏一个都不能少”的计划,广电到底能在5G时代脱颖而出吗?

本文为采编自网络平台[钛媒体 紫金山科技],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